多学习多读书 少说话
陷入月更状态
[封面约自@江汀]

我杂食,基本什么设定都吃得来,但像很多人一样,我有雷区。但是我不喜欢的每一个设定都有很多人吃,也有优秀的太太,我并不会挤兑他们。

我不明白有什么类型文学不该存在,我觉得每种类型都有亮点,我们谁都没有资格做一个“批评者”站在所谓道德的角度去指责别人,因为我们互不相干。

我尊重每一个文手,因为他们都有自己想要诉说的故事,你不知道这个故事到底有多美。

不要引战,不要内涵。

三观不同,互相尊重。

不要用Love&Peace当挡箭牌,真的是很明显的口是心非。

10:01 晚上好 国庆节快乐
文素来自 @春风词笔.
字丑勿嫌弃QAQQQ

半月考是什么鬼啦!

没必要,ph咱真的没必要QAQ

夜夜生哥【井生】人间星光

这里是16:00的奶糖(。•̀ᴗ-)✧

阿福生日快乐!!

上一棒 @香辣榴莲干 

流水账预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此后的很多年里,井然都会记得,巷口的夹竹桃是如何将花开得云蒸霞蔚,树下的少年是如何仰头望向夜空,星辰被敲碎了缀在他发梢上。粲然一笑,黑暗都被他照亮。

00.

黛瓦青檐的江南小镇,一条条小巷交错纵横。万顷人间烟火在这里铺开,各自书写着各自的悲欢离合。

断藤巷算是其中一条比较特别的巷子,院头趴着一株古老的紫藤,沿着瓦一路生长,在墙的拐角处断开,巷子因此得名。

如果你拐进断藤巷,很轻易就会看到一座红瓦灰砖的二层小楼...

【新置顶】一个清水甜文写手的置顶

/你所见即我,我不反驳
点开看看叭。

这里奶糖,幸识。

叫糖糖就好啦。

目前好好学习准备中考,两周回家一次,佛系月更,取关随意。

关键词:朱一龙、声入人心、Priest、全职高手

高雷:rps、巍右相关、骨科父子相关(长顾那种不算)

磕的cp:巍生、花雪、井生、云次方(龙嘎)、叶蓝、喻黄、all叶

朱一龙水仙十八线小写手,爱好拼凑文字组合成心中所想,虽不成功,但是尽兴。

喜欢有趣的灵魂和优秀的小哥哥。

zyl48心动成员:沈巍、花无谢
声入人心男团心动成员:郑云龙、蔡程昱

@陆垚 小姐的私有物噢。0v0

《夜的第七章》锁文了,有缘再见,不会弃坑。

《我养的蝴蝶说他喜...

【迟勤】光的温度

·生爹先天性完全色盲

·各种预警 5k字

我告别黄昏,挣脱藏身的黑暗,向你的光里坠落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连日的雨,淋湿了初夏。

当天终于晴起来,蝉歌伴着一片云飘在宁静的蓝天时,方惊觉夏已深了。

F大迎来了一届新生,年轻的身影摇曳在白桦树巨大的浓荫里,张扬着青春。迟瑞把一张社团介绍对折,拿在手里扇着风,站在布告栏边望向叽叽喳喳的大一学生,微微眯起了眼睛。

他是被学生会派来迎接新生、带他们熟悉学校的,先是冒着大太阳在站台等了四十分钟,接着又帮好几个女生搬了行李箱,五里路来来回回走了七八趟,阳光极为强烈,即使不累,反反复复折腾这么久,也是烦...

【花雪】我养的蝴蝶说他喜欢我(最终章)

有人欢喜有人愁,最终一切还是尘埃落定。

涂月①已至, 将寒酥遍撒。

京城一片银装素裹,鲜有人声,极少的出门的人也放轻脚步,像是怕惊醒雪堆里的冬。

花无谢给萧容与送过冬衣,和傅红雪一路向西,叩响了叶开家的门。

耳边响起久违的银铃声,丁灵琳推开门,望着面前的两人,怔了片刻随即又惊又喜地尖叫道:“你们来啦!”

叶开从她身后露脸,看清来人后忍不住贫嘴道:“两位太保大人大驾光临,真使鄙人的寒舍蓬荜生辉啊!”

花无谢、傅红雪和叶开面面相觑,同时笑开了。

“真是的,来了也不打声招呼……快进来吧,屋里暖和。”丁灵琳嘴里嗔怪道,将两人拉进屋里,“我去给你们做点吃的。”

“多谢夫人!”叶开笑着道,然后转向两位不速之客,“走吧,叙...

【花雪】我养的蝴蝶说他喜欢我(拾伍)

皇宫内。

莲花灯绽开花瓣时,一位老臣发觉不对,大声呼喊“不要闻,捂住口鼻!”才使宫内中招昏睡的人数大大少于宫外。

叶开之前通知过卫队长,一旦看到信号烟花绽放,就立刻组织军队准备战斗。

此时装备精良的御林军戴上面罩集结完毕,精神抖擞地开赴宫门。传令兵捂着口鼻飞一般地跑去万马堂和神机营通报,这两方的支援队伍也将很快抵达。

这就是花无谢和傅红雪立在空中看到的,秩序井然,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,异常地顺利。

花无谢凝神沉思着,抬眼望向傅红雪:“雪儿,你觉不觉得,这一切都过于顺利了?”

傅红雪打量着脚下的皇宫,道:“有什么被遗忘了。”

花无谢恍然,与傅红雪对视一眼,异口同声道:“皇上!”...

【花雪】我养的蝴蝶说他喜欢我(拾肆)

神京城的花灯节与春节、中秋节和重阳节并称四大传统节日。夜晚的花灯展是神京城的一大盛景,男女老少都挑一杆花灯走上街道,欣赏临街各式各样的灯,将长夜照得灿若白昼,并以此举来祭灯神。

这年的花灯节快到时,街市上就已搭起了灯架,坊间还传闻说有一硕大异常的莲花灯,置于宫内,要到深夜才点起,灯光极亮,灼灼耀眼。

整一周都下着雨,而花灯节前一天夜里云开月明,星光如许,花灯节当日阳光明媚,家家都说这是灯神的庇佑,上街赏灯的人群更多了。

花无谢在集市上挑选了一对鸳鸯灯,兴冲冲地举给傅红雪看:“好看吗好看吗?我们今天晚上也去街上吧!据说花灯节结伴出游的情人,灯神会保佑他们长长久久呢!”

傅红雪是不爱出门凑热闹的,但听花无...

【花雪】我养的蝴蝶说他喜欢我(拾叁)

·今天的台风是花无谢翅膀扇出的气旋经过一系列连锁反应生成的。(胡扯八道)


东方逐渐露白,黎明掀开了夜,白昼染上长街,驱散了黑暗中潜滋暗长的噩梦。

最终定格在萧容与眼前的画面中只有一对眸子,形状极像桃花,而眼底却深藏着逼人的寒气,实是两朵十二月里冰封的桃花。

他惊惶地醒来,额头上布满了细汗也顾不得去擦,努力压抑着双手的颤抖点了灯。

如豆的灯光亮起,跳动的火光映照着萧容与棱角分明的五官。

梦里他看见了家,被铁蹄践踏的家。

天高云淡的背景染着血色,司马广权率领的军队趾高气扬地开进了萧府的院子,红彤彤的纸灯笼摇晃着掉了下来,和静好的岁月一起被马蹄踩扁了。

当萧容与结束了成年礼,兴冲冲地赶回家时...

1 / 7

© 舀一勺奶糖 | Powered by LOFTER